广东南英律师事务所

创业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杨莉

广东南英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专注法律知识的商业实践运用

近日,微博上的各种事件层出不断,其中,《WILL:美好世界》的创业团队的纷争闹得沸沸扬扬的,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讨论,不少行业人士也参与到其中。

案情回顾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2015年,王妙一创立了任意门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任意门公司”),并邀请陈喆加入团队参与《WILL:美好世界》的游戏开发。工作期间任意门公司并没有为陈先生发放工资,而是给予4%股权当作鼓励。经过两年的努力,《WILL:美好世界》终于上线,但王陈两人的摩擦不断加剧,矛盾逐渐变得不可逆转。因《WILL:美好世界》是单机版游戏,上线后基本不再需要太多维护,最后王女士决定解散团队并提出给予陈先生48万元款项,当作是工作期间所有的工资收入和回购股权的全包干总数额。陈先生认为这与他的付出价值和未来预期利益不相符,由此便引发了本次争议。

两方当事人都只顾着宣泄情绪,忽略了用法律思维分析得失,本是一场可以避免的争端,却活脱脱搞出了如今的闹剧。有人说王女士拖欠工资、蓄意诈骗,有人说陈先生能力不足、贪得无厌,双方各执一词,网友众说纷纭。微博上,关于金钱以及股权的讨论已经很多了,这里就不再赘述。笔者更想借这次纷争,来跟大家说一下创业需要注意的法律问题。

很多时候们创业公司都是饭桌酒桌上面的冲动产物,发起人提出了一个好的创意,小伙伴们听完都赞不绝口,拍拍大腿便参与到创业事业当中,成为联合创始人。但是,创业的想法可以一拍即合,创业公司可不能说开就开,更要关注并妥善处理创始人团队成员(包括发起人和联合创始人)之间的法律问题。

创始人的股权比例设置与价值贡献不匹配

创业公司在设立之初更为关注资金与产品研发,比较少的深入考虑公司未来的全面价值贡献体系,包括生产、营销、人事、法律、财务等。发起人经常由于忽略或错误估计了一部分后续阶段的价值贡献体系,导致创始人的股权比例与公司价值贡献出现巨大偏差,日后分配利润时出现不公不平的现象,亦就是古语有云“不患寡患不均”。

案例中陈先生在公司的股权比例为4%,但是50%的开发工作由他完成,股权比例与价值贡献出现巨大偏差,因此成为本次纠纷的主要问题所在。

出资的责任与方式不明确

01

劳务不能作为出资

根据2013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只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才能作为股东出资,劳务及劳动价值可以用货币估价,但却无法转让,个人提供的劳动或劳务因与人物身份属性绑定,属于身份价值,也不能视为非货币财产,所以无法作为合法的出资财产。

案例中双方当事人会把个人的劳动或劳务当成了创始人出资,这为“股东实际出资问题”及“公司拖欠员工工资问题”,造成了很多规范化瑕疵。

第二十七条 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

预计的股东出资未结合

盈亏平衡前的实际投入数额需求

02

很多初创公司将大股东个人财产与企业法人财产混同,创始人在公司缺少资金时便直接将个人资金转入公司以作运转资金。任意门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仅为10万元,而王女士声称公司在获得营利之前投入为100多万,两者数额差距很大,导致公司短期运营资金需求紧张。而股东借款、延长应付款项周期等方法虽能缓解燃眉之急,但是可能会导致公司盈利后分红问题错综复杂。

第三条 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未建立合理有效地组织机构和表决机制

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应当设立适合当下经营阶段的组织机构。案例中王女士提出解散团队和公司、分配公司盈余等,都是重大的经营决策,都应该是股东会行使的职权。但完全由王女士一人行使表决,其他股东连最起码的参与决策的程序权力都未行使,也无意识主张行使。或许很多法律小伙伴会提出反对意见,提出王女士作为公司超过2/3以上股权比例的大股东,即使召开股东会也不会改变结果。但笔者认为,其它股东主张合法合规的表决程序权利,是其本身对法律的尊重。敬畏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有可能影响到王女士的决定。

《公司法》第二节 组织机构

第三十六条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由全体股东组成。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依照本法行使职权。

第三十七条  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

(九)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

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

混同创始股东与劳动者身份

将工资报酬与利润分配混为一谈

很多时候股东只记得自己是股东,忽略了自己同时也是劳动者的身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三十条的规定,所有劳动者都应当与企业订立劳动合同、获取报酬的权利。案例中王女士虽然支付了48万元,但实际上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劳动报酬、股权分红以及股权回购的款项各为多少。单从法律关系而言,程序员陈先生仍然可以向公司继续主张劳动期间的工资报酬、公司盈余分配,向王女士个人主张股权转让的对价款项。

如果程序员陈先生这么干了,肯定背后有一个懂法的军师。

第十条 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第三十条 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

用人单位拖欠或者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动者可以依法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发出支付令。

未提前设定退出或清算方案

创业不仅要着眼于发展,也需要考虑到创业分歧或者失败的善后。比如需要加大投资时部分股东不愿意继续出资如何处理?比如本来价值贡献较大的股东在后续对公司投入精力越来越少,相反原本价值贡献小的股东逐渐成长起来对公司贡献越来越大应该如何调整?再比如创始股东对公司是否继续经营意见不一,有的坚持清算,有的坚持继续经营该如何处理清算股东?以上问题都是股权处理的问题。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最后一款:“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也就是说,以上问题都是可以预设解决方案的。具体如何设定,比较复杂,笔者下回分解。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这次纷争当中,王女士和陈先生两人虽然各执己词,互不退让,但是有一个观点至少是难得的统一:“梦想这东西,确实没有那么美好”。创业确实很难,与相交多年的朋友合伙创业更是需要平衡利益与友谊之间的天平。所以我们更需要在创业之初把相关规定都定下来,给自己一盆冷水来让自己保持清醒,才能在以后的路走得更好更远。



———————————————————————————————————————————————————————————————————————————————————————————
工作时间:09:00—18:00
联系电话:020-29011866